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种落世界气象新

小说:重生在神话世界| 作者:纸生云烟| 类别:武侠修真

    周匝。

    形由无名,幽而混洞。

    沛然的力量从天而降,充塞于天地之间,弥漫在时空之中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,绵绵长长,难以用言语形容。

    重,非常重,超乎想象的重。

    置身其中,从仙体,到法力,再到神意,像是背负了山之高,水之深,日月之明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念头,都觉得艰难。

    而且目中无关,灵台无明,深入骨髓的黑暗,还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抑,让人恐惧难受。

    “天之重力。”

    陈岩感应到四面八方的力量,不急不缓,他用手一扶云冠,显出半亩的庆云,庆云之上,有三朵莲花盛开,正中央托举本命法宝五方玄黄明劫门。

    “开。”

    陈岩没有别的动作,只是用手一指,霜白的玉门上门环一响,然后门户徐徐打开,只中一缝,就有恐怖的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汩汩汩,汩汩汩,汩汩汩,

    如同干涸的土地遇到了暴雨,重力被门户一口口的吞下,发出汩汩的声音,传到四下的时空中。隐隐看到尖尖的嘴巴模样,猛烈张开。

    时候不大,只听一声震天的大响,龙凤翔集,玉简留字,串串光明,陈岩展袖而出,神于天和,以抚时空。

    再然后,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,最后化为一枚种子,其色玄黑,厚重如水,层层叠叠的光晕交织,非常玄妙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陈岩看在眼中,目光一亮,云袖一引,种子如同乳燕归林一般,投入到他的太始世界中。

    种子融入世界,整个太始世界都是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继而世界之中,有了一种重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世界中的生灵,觉得身上沉甸甸的,天穹越高,不可攀登,难以上去,大地又变得厚重,踏踏实实。

    “果不其然。”

    陈岩从陈家的资料中得知,任何一个手持真阳宝叶沟通唤醒真阳开天斧的人,都能够得到不小的好处,这个好处因人而异,现在才知道,居然和开辟的世界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种子,就让自己开辟的太始世界完善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这个只是开始,后面还会有。

    “难怪每次真阳开天斧出世,陈家都会迎来一个盛事景象。”

    陈岩抬起头,看着天梯,目光炯然。

    在以往,陈家人踏着这天梯,一步步的,不断完善自己的世界,得到非同小可的淬炼,以后再有真阳开天斧的配合,岂能诸事不利?

    只是现在,都归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

    陈岩大笑一声,手一动,如捏如意,执掌道之权柄,上面书写日月星辰之秘,山河大地之雄,踏步向前,乘风破浪,所向睥睨。

    如意权柄一到,元气拜服。

    萍萍似莲花开,光明骤然到。

    陈岩就这样,一步步,登上天梯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每进一步,就会经历一个或虚或实的界天,只要踏过,就会得到种子,都不相同,但一样的是,都对开辟的世界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太始世界,在这样的过程中,里面雷霆不断,甘霖徐徐,让世界的演化加快。

    在天梯中,似乎时空和外界不一样。

    无光无象,无音无声,无宗无祖,幽幽冥冥。

    陈岩正刚刚又破灭了一个虚幻的界空,才出来,就觉得有一股浩瀚的神意遥遥而来,冰冷刺骨,有一种凶秽灭种的灾难味道。

    只是甫一接触,就觉得要陷入到天灾**之中,永远沉沦。

    可怕,恐怖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“是天仙,”

    陈岩神意清明,立刻就分辨出,这不是天梯中的界空之力,而是实实在在的天仙之意,毫无疑问,那就是先一步而行的那个要沟通真阳开天斧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那个人就在前面。

    自己的速度不慢,已经要赶上了。

    “看这神意,是个凶戾之辈啊。”

    陈岩感应到界天上遗留的灾难之气,念头一动,脚下不停,太始之气流转,化为宝图,抚平元气,遇难成祥。

    在同时,在天梯接近顶端的一个界空中,一个人若有所觉,抬起头,长眉如剑,弥漫着煞气,整个面容冷漠似铁,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“又有一枚真阳宝叶?”

    这个人眉头皱了皱,似乎有点不解,喃喃道,“怎么会是在这个时候?”

    “真阳开天斧,”

    青年人看着天梯,离最上面的庞大影子已经越来越近,他的神情愈发冷漠,此宝对于他来讲至关重要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要是错过真阳开天斧,自己的计划就会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这个来历神秘的青年人看了看,自袖中取出一本书,封面玄黑,上面是扭曲的文字,似是弯曲的羊角,存在于虚空未分,清浊未判的时候。

    文字一动,有莫名的力量涌动。

    “咄。

    青年人手持神秘的经书,往前一照,眼前的界天像是阳光下的五彩泡沫一般,只是一下,就从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无法从界空中获得好处,但毫无疑问,前进的速度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,

    界空破碎,步步向前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天梯非常之玄妙,界空串串的,看似不相干,实则其中有玄妙的联系,现在陡然有了变化,立刻自上而下传递下来,让陈岩感知。

    “有意外的情况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陈岩神情一凛,他灵台之中光芒乍现,凝成不同的卦象,进行推演,虽然由于现在时空的问题看不清楚,但也明白,要是自己再这么按部就班,恐怕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幸好我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陈岩虽然没有想到前面的人会有这么令人出其不意的手段,但他向来考虑周全,早早有了准备,现在见此,于是不慌不忙掐了个道诀。

    道诀一起,已经布置在外面的祭台开始层层圈圈的闪耀起花纹,漫天的星光大盛,纷纷投下来,落到祭台中,再凝聚在中央亭亭如盖的大树中。

    大树节节拔高,枝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,星辰之力涌动,精纯到极点,通过冥冥之中的通道,落入陈岩的仙体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陈岩觉得前所未有的强大,他双目爆发出惊人的光,以比寻常快很多的速度破界而出,势如破竹一样,已经隐隐看到前面的影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